学习资料
 
   
   
   
   

买教材免费送语音培训

2008年12月28日圣诞晚..

2009年3月28日剑桥少儿..

2009年剑桥少儿英语春季全..

4月25外教来我校上课

我校学生参加09年春季剑桥少..

6月7日,四川省优秀外教MO..

参加国际文化交流大赛获奖学生..

当前位置
  学习园地  学习资料  
学习资料
专家破解国人难学英语之谜 教你怎样学英语(2011/10/3 13:11:58)
发布者:本站编辑 浏览人数:2135

专家破解国人难学英语之谜 教你怎样学英语

现在很多中国人学了多年英语,考试分数可能很高,却一句英语都说不利索,人谓“哑巴英语”。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对于这一问题,专家们提出了各种观点。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我们之所以没有学成英语,是因为我们用学习中文的方法学习它。那么,为什么用学习中文的方法就不能学好英语呢?这个问题的答案始终没有揭开。
  近日,教育部设在解放军306医院的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脑功能成像中心与香港大学合作的一项最新科研成果最终揭开谜底。专家认为,使用表意象形文字的中国人与使用拼音文字的西方人的大脑中,语言区不在同一个地方,中国人有自己独特的语言区。该研究成果发表在世界科技类最具权威的刊物英国《自然》杂志上。
对大脑各区域所司职能的了解,最初是通过某些特殊病例的研究而获得的
  北京解放军306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教育部“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室脑成像中心主任、中国航天医学研究所硕士生导师金真告诉记者,人脑语言功能区其实有两个:一个是位于前脑的布鲁卡区,另一个是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区。那么,这两个语言区是如何发现的呢?
  1861年,法国神经解剖学家布罗卡检查了一位语言障碍的病人,这位病人听得懂别人说话,发音器官也无病变,可做手势表达,但除了会发个别音,不会发其它音。病人在6天后去世。解剖发现,其大脑左侧额区后部有一些组织明显损伤,确定是构成死者丧失语言能力的原因。布罗卡研究了八个类似病例,都得到了相同结果,这个区域就被后人称为布罗卡区。
  后来,在1874年,奥地利医生威尔尼克也发现了另一种语言障碍,从而发现了威尔尼克区。他发现在颞叶部分,还有一个控制语言的中枢,主要管制语言的记忆与理解,与布罗卡语言区稍有区别,因而定名为威尔尼克区。这是到目前为止语言区的两大发现。这两个区就是人类的主要语言中枢。
此前人们认为,发生阅读障碍都是威尔尼克区发生功能障碍,本次研究推翻了上述观点
  金真解释说,以前,所有的科研报告都认为,不同的语言发生阅读障碍都是因为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功能发生障碍,因为后脑的威尔尼克区主导语言功能,而前脑的布鲁卡区一般来说很少用。但是,他们的研究结果推翻了上述观点。
  她说,拼音文字是线形文字,像英、德、法等文字都属此类。使用拼音文字的人若出现语言阅读障碍,一般都是位于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出了问题;而使用中文这种表意象形文字的人,如果存在语言阅读障碍,那他一定是位于大脑前部的布鲁卡语言功能区出了问题,与后脑无关。
  这一发现提示:既然使用不同文字的人,大脑语言功能区不在一个地方,因此对语言阅读障碍的治疗,方法也要有所区别。
  金真说,使用不同的文字,对于阅读障碍的发生,影响不同。据统计,目前在讲中文的国家和地区,语言阅读障碍发病率为2%~7%;而在用拼音文字的国家和地区,发病率要高得多,为7%~15%。
  中文特殊语言区的发现,对临床外科有很大帮助。众所周知,很多尖端的颅脑手术技术都是从西方引进的,手术中如果医生了解了不同语言人群大脑语言区的真正位置,就可以保护中文特有的语言功能区,减少大脑功能区受损。
布鲁卡区与运动区紧密相连,记忆主要靠“运动”,而威尔尼克区靠近听力区,记忆主要靠听说
  金真说,研究发现,使用中文的人,平时主导语言功能的主要是前脑的布鲁卡语言区,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平时几乎用不到,因此功能极弱,在脑影像图上不易找到。而前脑的布鲁卡区与运动区紧密相连。
  而使用拼音文字的人,常用的是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布鲁卡语言区几乎用不到。而威尔尼克语言区更靠近听力区。
  金真说,我们所说的中文特殊语言区,就是此前人们所说的布鲁卡语言区。它的发现,对改进今后语文教学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既然中文语言功能区与运动区紧密相连,那么,中国的表意象形文字与西方拼音文字的学习记忆方法就应有所不同。要想学好中文显然要多看、多写、多说,总之要靠“运动”来记忆;而学习英文则应注重营造一个语音环境,注重多做听、说的练习,因为英文的那一个语言功能区更靠近听力区。
学了多年英语,为何还是不会说?中文特殊语言区的发现点破玄机
  现在很多中国人学了多年英语,考试分数可能很高,却一句英语都说不利索,人谓“哑巴英语”。这是因为学成“哑巴英语”的人,用学习中文的方法来学习英语,其方法不符合脑功能区的分布规律。同样,外国人要学习中文,如果采用他们学习母语的方法,只注重语音环境是远远不够的。
  因为,中文的同音字非常多,比如“家”的同音字可以有佳、加、嘉、珈、枷、袈等等,单说出一个字,很难理解是什么意思。而英文中同音字非常少,当听到一个词一般就能反应出某样东西。
  正因为中国人的大脑语言区在空间位置上不同于以英语为母语者的大脑语言区,所以,我们14岁后再学英文,用的脑区就不一样了,岁数大的人学英语也完全是用学中文的方法在学英语。
  中国人从小学习中文,他的大脑的布鲁卡语言区非常发达,而后脑的威尔尼克语言区功能相对极弱,这样,当我们接受外语时,阻力非常大。那么,少儿学外语为什么比成人快?因为儿童的布鲁卡语言区还并不发达,它有异于成人的大脑结构。
  儿童学外语,起步越早越好,4-12岁是学习外语的最佳时期。超过这个时期,母语保护系统的阻力就会加大,所以应该在“布鲁卡斯区”发育成熟前学习英语,从而把英语作为终生的第二语言。
国人到底该如何学习英语?
  世界著名英语语言专家亚历山大(《新概念英语》一书的编者)在《二十一世纪报》上开设了一个疑难解答专栏。有一次被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定语从句与同位语从句有何区别?他竟劈头答道:“知道这种区别并不能提高你的英语,顶多不过增加有关英语的知识而已。在略作举例说明后,他甚至得出结论:“由上可知,英语中并没有什么‘定语从句’,至少我是不知道。”这一问一答,似乎也就给了我们一种暗示。
简言之,中国人学外语是把它奉为学问,外国人则仅仅将其作为工具。做学问当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十年方才磨一剑;当工具使就有如等米下锅,三月便需见成效。中国人则几乎个个堪称“英学家”。他们拥有的英语语法知识足以令英美人吃惊,他们提出的问题甚至让世界一流的语言专家瞠目。遗憾的是,社会却容纳不下如此众多的“理论才杰”;倒是紧要关头,成堆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博士后中竟然找不出一两个足以充当口译的实用人才!
专家简介
  金真,解放军306医院放射科主任医师、教育部“认知科学与学习”重点实验室脑成像中心主任、中国航天医学研究所硕士生导师


(来源:http://it.sohu.com)

   

让每一个孩子在愉快的氛围中学习,让每一个孩子拥有幸福成长的童年!

地址:四川省雅安市育才路120号三楼(原雅中老大门斜对面) 邮编:625000
电话:0835-8235005 传真:0835-2232505
网站建设及技术支持:雅安十网科技